《新白娘子传奇》过了三十年, 我才终于看懂“李公甫”
梦想彩票 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白娘子传奇》过了三十年, 我才终于看懂“李公甫”
    发布日期:2022-06-21 10:44    点击次数:141

    李公甫有过“脆弱”的时刻吗?

    这是个傻问题。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从不脆弱”。

    但奇怪了,为什么我们印象中的李公甫,好像从来没有脆弱过?

    他不认输,和欢喜冤家许姣容一路走过来,嘴上没怂过。

    他永远能用语言来化解悲伤,即便是白素贞被法海收入金钵那样的痛心时刻,他都能用一句“金钟罩啊”让观众破涕为笑。

    他在工作的重压之下,始终保持着昂扬的斗志。

    而与小青二人的唇枪舌剑,更是《新白娘子传奇》中不可多得的“欢乐一刻”。

    为什么人人都爱李公甫?

    他可是整部剧里的“搞笑担当”啊。《新白娘子传奇》播出三十年,我们始终这样说。

    可是,果真如此吗?

    01

    从世俗的角度来说,李公甫实在算不上是一个“成功”的人。

    世俗如何定义“成功”?

    事业风生水起,家有余钱万贯。出门花团锦簇,入室人丁兴旺。

    想想吧,虽然祖上落籍钱塘,但婚后仍然住在许宅,即便不是入赘,这在外人看来也属异类。

    在钱塘府衙混了一辈子,从捕快变成了捕快头,除此之外,事业几乎停摆。

    生了一个女儿,还供养着小舅子的儿子。这个儿子并非只需吃饱穿暖,他要读书,而且一读到底,如此高的门槛,要用多少银子来开路?

    用李公甫自己的话讲,他只是一个七品都摸不着边的县衙捕头。

    他手下的衙役说,李头的俸禄并不比我们的多多少。

    温饱尚可,勉强小康。

    更何况,他是出了名的“不通情面”之人。

    当年官府库银失窃,他和几名衙役看到许仙带回来的有官印的银子,二话不说直接带走。

    京城的梁王爷权势滔天,府里护院总管的弟弟犯了事,威逼县太爷放人,李公甫更是不留余地,依法处置。

    县里的大户孙十千强抢民女做小老婆,被巡街的李公甫撞见,提刀弄斧,当场解决。

    细心一点,你会发现剧情刚开始时,李公甫面对公事,内心的底气十足。对于那时的他来说,伸张正义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但到了后来,他开始对朝廷灰心,对衙门灰心,对自己的职业抱有深深的怀疑。

    他说,吃这口衙门饭,要懂得溜须拍马、阳奉阴违。

    他说,衙门是个大染缸,白着进去,出来就变成了五颜六色。

    他说,有钱人丢个猫猫狗狗也是天大的事,穷人即便丢个人,也没有人在意。

    是不是很惊讶?

    没想到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李公甫,竟也有过如此心灰的时刻。

    02

    李公甫说很多话,却又相对沉默。

    对他而言,倾吐心声是一件颜面扫地的事,更不要提落泪。

    但在整部剧中,他流过两次眼泪。

    第一次,

    白素贞被收伏塔下,许仙万念俱灰,留书出走。

    许仕林双亲尽失,保和堂前途不保。

    李公甫和许姣容夫妻来保和堂善后,帮病人抓完最后一副药,给了掌柜的三十两银子作为遣散费。

    李公甫说,老哥哥,本想多给你一点,但我们也只能拿出这么多了,谢谢你。

    许姣容说,做主仆不如做朋友,以后就常到家里来吧。

    掌柜叹息着离开,药铺落锁,匾额摘下,如此凄凉的分别时刻,李公甫悄悄抹泪。

    再一次已是二十年以后,

    许仕林经历了与媚娘的生死离别,终于高中状元。他回祖祭塔,长跪不起。

    他说,若是母亲不出塔,我绝不成亲。

    许仕林是真的不想成亲吗?

    他是不想和李碧莲成亲。

    在那个时代,指腹为婚便是伦理纲常,而对一个女儿家来说,被男方拒绝,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李公甫与许姣容夫妇辛苦养育许仕林成人成才,换来的是改口的姑爹姑妈,这就算了,连唯一女儿的终身幸福都要葬送。

    李公甫痛心疾首,指着许仕林哭诉:

    枉你饱读诗书,难道“生者功劳虽不浅,养者恩惠大如天”的道理,都不懂吗?你竟然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误了碧莲的终身幸福,你于心何忍?

    这样的李公甫,我们只见了这一次。

    许仕林继承了他父亲的倔强秉性,甚至还有被许姣容和李公甫夫妇惯坏了的孩子气。

    许仙当年因为官府库银案被逮捕,流放姑苏三年,虽然事业家庭节节高升,却还是生姐夫的气,气到三年几乎没有跟家里通过消息。

    直到白素贞怀孕,管束期满,他心结消解,才给姐姐写了一封信报喜。

    而李公甫对此并未置气,从来一笑了之。

    为什么?

    他和许姣容成亲时,许仙还是个小萝卜头,他看着许仙长大,有着父亲一般的疼爱。

    姐姐如母,姐夫如父,这是许仙的原话。

    到了许仕林,李公甫倾注了更多的心血,在他心中,许仕林就是自己的孩子。

    许仕林进京赶考,途径青龙山。半夜李公甫突然想到青龙山不太平,立刻佩剑出门。姣容问,公甫啊,这么晚了要到哪儿去?

    公甫说,青龙山龙蛇混杂,我怕仕林有危险,我保他过去。

    随后青龙山遇金钹,白素贞出塔救子,中伤倒地的李公甫望着二十年未见的白素贞,唤了一声弟妹。这一声弟妹,过尽千帆,令人动容。

    无论是对许仙,还是在同一屋檐下建立起深厚情感的白素贞和小青,李公甫都用着真心来换。

    而他对许仕林,更是不贪图任何的回报。

    “真等你荣耀回乡,别忘了我们这一对老公母,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就是李公甫式的调侃,粗糙、真挚,不知道为什么,还带了点不明言说的辛酸。

    03

    《新白娘子传奇》是一部包含深刻佛理的电视剧。

    而传达佛理的,往往是得道的白素贞,顿悟的小青,心如死灰的许仙,当然,还有那个心硬如铁的法海。

    许姣容自然也是拜菩萨的。

    故事开始时,家里供着的是关老爷。等到家遭变故,许姣容发愿全家吃素,早晚一炷香供奉观音菩萨。

    但细想你会发现,李公甫从来不拜神仙。

    即便两次得见观音菩萨真身,所有人忙不迭下跪磕头,只有李公甫充满疑惑,呆呆望着,忘记还要下跪。

    有一位朋友留言说,李公甫是不惧鬼神的,因为他看过太多不公平的东西,他知道即便是菩萨,依旧无法保证这个世界的公平运转。

    李公甫没有信仰,或者说他唯一信仰就是“公平”。

    显然,他很失望。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维持内心的平衡。

    他几乎不谈过去,因为往事不可追。

    他对当下从不表露过分的伤感,他的名言是,日子总要过下去。

    而他对未来,也从来没有过分的期待。

    在我的印象中,他唯一一次谈及未来,是在送仕林赶考时说:等你考中了状元,我就辞了衙门的差事,回家逗小孙子了。

    过去、未来、现在,李公甫对人生从不设限。

    来者不会拒,去者不必留。

    这叫什么?

    大智慧。

    《金刚经》有云——

    过去心不可得。

    现在心不可得。

    未来心不可得。

    李公甫虽是一介俗人,没读过几本书,也从未打坐参禅,但《新白》中从不纠结,遵行佛理又不拘于佛理的,竟然只有李公甫一个人。

    04

    我们看到的李公甫,他幽默、有趣,有时候还有点二乎乎。

    但他的洞察力又是一流的,无论是白素贞的身世,还是许仙出家的可能,都由他通过经验判断出来。

    他对一切都保持着适当的怀疑。

    但怀疑是他的事业,善良才是他的本能。

    他在人群中往往板着脸,巡街时小孩看到都怕他,可稍加相处,孩子们又会喜欢他,个个爬到他的头上去。

    人活于世,什么是真正的英雄主义?

    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们看到李公甫热爱生活的一面,却往往忽略他也曾经在生活的真相前踟蹰徘徊。

    我们看到李公甫搞笑的一面,却常常不深究这个人物的背后,遵行着怎样的生活准则。

    对李公甫而言,大道理和牛鬼蛇神从不作数,为什么?

    家才是他心里的根。

    当他出门听到许姣容那句“早点回来,少喝点酒”时,心里是安全的。

    一个人心中的安全感足以化解掉外界带来的一切幻灭。

    记得当年许姣容即将临盆,还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李公甫上前说,就快要临盆了,你还在这里忙活,这是干什么嘛。

    许姣容说,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听过你说什么好听的话,今天怎么,吃了蜜糖了?

    公甫笑答,难道我平日待你很差?

    姣容笑怼,很差是没有,很好也谈不上。老夫老妻了,谁还跟你计较这些啊?傻子!

    这是我听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上一篇:@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39项税费优惠政策请收好!
    下一篇:东方金诚:6月LPR报价保持不变,三季度还有下调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