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联盟丨李可染:我画山水的全部经验都在这里!(附高清图片)
梦想彩票 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书画联盟丨李可染:我画山水的全部经验都在这里!(附高清图片)
    发布日期:2022-09-28 11:32    点击次数:133

    提示:图文信息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图片并不确定作品之真伪,不作为投资收藏的依据,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李可染1963年作《阳朔一景》54cm×65cm

    一、关于学习态度

    有人认为大画家画画都是随随便便抹几笔,所以自己就漫不经心,以为从胡乱画中可以产生好画,创造奇迹,古人说:“若不经意”,我认为“若”字旁边应该打几个圈强调一下,或者更明确一点,在下面加上“经意之极”四个字,成为“经意之极,若不经意”。这和苏东坡所说:“始知真放在精微”是同样的意思。过去我常看齐白石作画,和很多人的想法相反,他不是画得很快,而是很慢;不是随随便便,而是十分严肃。越是大笔墨的画,越需要小心经意,因为要在简单的几笔里、表现丰富的内容,这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大艺术家如此,何况初学!

    李可染1984年作《清漓帆影图》62cm×92cm

    我虽然曾经画过几百幅山水画,但面对新的对象,还单刀惶悚,感到很吃力,很困难。艺术家除了聪明以外,还要老实,市侩性格的人成不了大艺术家,因为他怀着投机取巧的侥幸心理,早上下了点功夫,晚上就想取利。好的艺术家,都具有朴实的品质。要像鲁迅所说的:“吃的是草,挤的是牛奶”,把自己无条件地贡献给人民,贡献给您的事业。

    怕画坏是没有出息的。只要用心画,画坏了没有关系。我有一颗图章,叫做“废画三千“,就是鼓励自己不要怕画坏的意思。因为怕画坏,就墨守成规,不敢突破,总在自己的圈子里转,这是一种堕性的表现,是很难进步的。

    李可染《雄关漫道·苍山如海》

    二、关于艺术修养

    有的青年在学习中存在着狭隘的功利主义,好像很多东西都与自己的业务无关,不愿去触及,甚至连传统也不愿学习,觉得“用不上”,这种学习方法好像“撒油花”,本来有一碗营养丰富的汤,他只是浮在表面上的几点能见实惠的油星,别的都舍弃了,这不是聪明而是愚蠢。张仃同志把这种人称:“豆芽菜”,很恰当。艺术的根要扎的又深又广,才能成为参天蔽日、丰富繁衍的大树,否则真像“豆芽菜”独根独苗,单薄得很。

    李可染1954年作《钱塘江》42cm×49.5cm

    学习传统是很重要的,艺术家是自然规律的探讨者,我国自古以来那么多有才能的艺术家在那里辛勤地探讨了几千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丢掉了传统是最大的傻瓜。如果现代人抛弃科学遗产,不要原子能,而是去重新发明蒸汽机,那不是很可笑么?所谓创造就是发展,没有凭空的创造。从绘画史来看,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是很小的,能够把历史推动一点都了不起,因此,前人的经验必须认真学习,遗产必须继承。

    画家在艺术修养方面除了要有深厚的传统知识和丰富的切身经验,同时还要不间断的磨练功夫,艺术不仅要苦学,更主要的是苦练。诚然,“知”要走在“能”的前面,但是知不等于能。相对地说,知较容易,能却很难,学可以知,能必须练。懂得游泳术的人离会有用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学习这个词很确切,只学不习是不行的,还必须经常练习。

    李可染1954年作《颐和园后湖》

    三、关于山水画的技法

    1、构图:

    画画前,先酝酿情绪,再设计方法。对风景对象将信将疑,意境还不十分鲜明的时候,坐下来慢慢细看,有时会得到启发。古人说:“万物静观皆自得。”成见往往使人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仔细观察,心要像明镜一样,你就会发现一切景物都生意盎然。所以画画之前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很重要,心情烦乱是没法画好画的。

    李可染1962年作《江南写生》37.5cm×44cm

    顶好的构图要“似奇反正”,古人说“既得平正,须得险绝”,构图要极尽变化,大胆组织变化,但有要求稳定。只奇不正就有不稳定的感觉,要郑重见奇,奇中见正,两条腿走路,矛盾中求统一,八大山人的画构图很奇,但又有庄严的感觉。画面上主要的东西一定要给适当的位置。一般说来主要的东西不要放在正中,要靠边一些,但又要使人感到整体画面的平衡;形象地说:“要像秤,不要像天平”。在风景画里,一般地说,树比山分量重,人造物比自然物重,人比一切重,懂得这个,对构图是很有帮助的。

    善绘画要求“大”和“多”,所谓大是感觉大,多是东西多。因此,构图要善于穿插,要往深处发展,不要平铺对垒。《清明上河图》绝不是仅往两边伸展,同时也很注意深度,往深里发展。

    李可染1965年作《苍山如海残阳如血》49cm×69cm

    艺术一定要讲求形式,有人怕讲,以为就是形式主义,这是一种误解。要区别为表达主题讲求形式与为艺术而艺术的形式主义。构图上的一些规律是要注意的,譬如画面上前后两个人的头正相叠上,三棵树交叉于一点等,这些都是要避免的。黄宾虹先生说:他从中国书法、绘画中得出构图规律的奥秘是不等边三角形,这实际上就是变化统一的规律。艺术上美的抽象的规律往往是最高的境界。规律中有一条最重要的规律就是自然,矫揉造作永远是要避免的,不要把“奇”理解为矫揉造作。

    李可染1972年作《阳朔胜境图》211cm×384cm

    2、形象

    艺术同样要求精神,艺术形象不能是普普通通的,电影摄影师对着嘉陵江上自远而近,自近而远的行船,可以摄下几百个不同的镜头,但其中最美的只有几个。一张画还要有最精粹之处——所谓“画眼”,画眼一定要特别抓紧,不能与其他一切平均对待。主要的东西可以强调、夸张,要避免面面俱到,应有尽有。竭力描写自己最感兴趣的,最主要的东西,才能引人入胜,打动人心。

    中国画家画菊花,绝不止于表现菊花,而是寄托了画家自己的感情,山水画不是照片,也不是风景说明图,风景画要比自然更美,从来人们说“河山如画”而不说“画如山河”。

    李可染1973年作《清漓帆影》

    山水画要讲求明度,画前要明确最亮的地方在哪里,最黑的地方在哪里。要在整体中求明暗,局部无法决定明暗,明暗不完全取决于对象,更取决于主题。马思聪说我的画黑是为了亮,说得很对。和对比相反的是“对吃”或“对消”,几种东西分量轻重一样,黑白明度一样,就达不到效果,画面无力的原因常常在于此,整体感是画家一辈子的事,为了把握整体,画面时切忌一个局部画完了,才画另一个局部,要整体地画,整体地加。

    画山首先要看大的形式,再看大的转折,不要零碎,大的转折不清楚时,要仔细找出它的脉络来。画山要介于方圆之间,太圆会显得软。树的关系是接若离,画树点叶要含蓄,不能太清楚,要在清楚中包含不清楚,一片树的处理要介于具体与不具体之间,往往突出几棵主要的,会显得既生动又无尽的感觉。远山远水远树的处理,越远越要小心经意,要在简单的笔墨里表现空间、距离,要有远的感觉,随便乱抹几笔不行的。八大山的人物不要太正,太正就无神态。

    李可染1974年作《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故居》

    3、层次

    画好山水画,在技法上要过好两个关:线条和层次,层次关最难,因为山水画往往要表现几十里的空间,层次问题就显得特别突出,这个问题许多老国画家也没有解决,层次问题解决了才能达到深厚,没有一个大艺术家不追求深厚的。艺术表现总是要求“够”,要求充分体现自己的感受,正如写文章的目的是为了充分地表达思想一样。剪裁、夸张、含蓄,提炼都只是一种手段,要深度需先画够,初学时宁过之勿不及,画够了再加层次,不要怕碎,但要避免花,在碎的基础上整理调子,整理的过程就是加层次,也是整理主从关系,要逐渐加,一遍一遍地加,不是完全重复,要像印刷上套网纹没套准似的,而且最好是七八分干时再加。

    空间感要有意识强调,处理远近物体的关系要注意他们的交界处,略加强调地表现,不一定近浓远淡,要看对象和画面本身的需要,在艺术上,科学规律要服从艺术规律,使科学为艺术服务,不能因科学规律而损失艺术。

    李可染1977年作《清漓胜境图》

    4、气氛

    一幅画要笼罩着一种气氛,有了气氛画才能活起来。齐白石说:“笔笔相生,笔笔相因,”也是为了一张画的气贯连,气贯连才有力,才能生动。画人并非画跑的人才生动,静止的就不生动,打盹也可以画的很生动,生动就是气要连贯。中国水墨画从来讲究气氛。如说:“山中有龙蛇”,就是贯气,又说“苍茫之气”,“含烟带雨”,“挥毫落纸如云烟”,“试看笔从烟中过”等等,都含有这个意思。山水画中留出适当的空白亦有助于气氛的表现。

    李可染1978年作《杏花春雨江南》

    5、色彩

    色彩的意匠设计要决断,最怕犹豫不决。设计颜色一定要考虑到画面本身的艺术效果,不能完全根据客观对象。水墨画的色彩宜单纯,变化不宜太大,经过设计突出一种调子作为基调,如尽量渲染夕阳的红,雨后的绿,别的色彩可以压低,需要浓的可以尽量浓,需要淡的可以尽量淡,总以烘托意境增强表现力为根据。水墨画中墨是主要的,要画够,明暗、笔触都要在墨上解决,着色只是辅助,上色时必须调的多些,切忌枯干,老画家说要“水汪汪的”,才有润泽的效果。

    李可染1980年作《漓江天下景》

    6、笔墨

    如能运用传统的现成的笔墨方法充分地表现对象当然好,如果没有现存的办法,就取决于对象来创造,画家如有自己对对象的深刻认识和真实的感情就会有所创造。

    一幅山水画的笔调要统一,一幅画和一曲音乐一样,要有统一的旋律。一种表现方法是一种旋律,或是粗放,或是秀美。不能单纯根据对象,譬如画人物的用笔要和画风景的用笔要统一,远景和近景的用笔要统一,如果人物画的工细,山石的笔调又很粗放,就不协调。有时候表现对象仅用一种笔法易于单调,如皴山,点叶,可以集中笔法掺和使用,但又要在多种笔法中求得统一。

    李可染1982年作《百重泉》109.6cm×60.2cm

    笔调色调本身就代表一种情调。情调不仅包括具体部分,也包括抽象部分,有人排斥抽象部分是不对的,抽象和具体相结合,情调就更鲜明突出。

    中国画讲究骨法用笔,墨中也要见笔,不能“合泥”,画雨景也要求见笔,见笔才有力,反对“浮烟账墨”,有人把纸打湿再画画是不好的,中国画不像水彩,不能单靠烘染解决问题,要求画到百分之八十再烘染。用笔还要求苍柔相济,苍而不润则干枯,润而不苍则无力,元人画画很讲究干湿并用。

    李可染1982年作《千岩万壑》

    线的最基本原则是画得慢,留得住,每一笔要送到底,切忌飘,要控制得住。线要一点一点地控制,控制到每一个点,古人说:“积点成线”、“屋漏痕”都是这个意思。只有这样画线,才能做到细微、完美的表现对象,在一条线里解决许多问题。否则只是粗略的表现,正如拉胡琴的要善于控制住弓子,奏出的音乐才有丰富的内容和感情。声乐家控制自己的声音也是一样。中国画家主要靠线条塑造形象,为了使任何一笔都富有表现力,力求每一笔都要代表更多的东西,就必须善于控制住线。同时,还要注意每一笔和整体发生联系。

    李可染1986年作《峡江轻舟图》

    李可染1987年作《漓江山水》

    李可染1987年作《秋色》

    李可染1987年作《烟江夕照图》33.6×103.3厘米

    李可染1988年作《千岩竞秀·万壑藏云》成交价:RMB-32,775,000北京保利2012秋季拍

    李可染《革命摇篮井岗山》75cm×94cm

    李可染《江南水乡》

    李可染《密林深处》41cm×36cm

    李可染《渔村》

    李可染《圆通寺》

    李可染1942年作《观瀑图》127cm×55.5cm

    李可染1956年作《鲁迅故乡绍兴城》

    李可染1959年作《漓江边上》水墨设色纸本59.5cm×44cm北京画院藏

    李可染1959年作《桂林铁封山雨》

    李可染1961年作《杏花春雨江南》64cm×45cm

    李可染1962年作《春雨江南》68cm×44cm

    李可染1962年作《陡壑夕阳》

    李可染1962年作《纳凉图》成交价:RMB-3,680,000

    李可染1962年作《清漓渔船图》

    李可染1962年作《雁岩一景》

    李可染1963年作《丹霞枫林》69.8cm×46cm

    李可染1963年作《黄山烟霞》

    李可染1963年作《漓江纪游》RMB 9,315,000北京保利2012春拍

    李可染1963年作《万山红遍层林尽染②》中国美术馆收藏

    李可染1963年作《闲夏》50cm×45.5cm

    李可染1963年作《月牙山图》

    李可染1964年作《万山红遍⑤》纸本设色 135cm×85cm 北京画院藏

    李可染1965年作《漓江雨中泛舟图》

    李可染1972年作《井岗山》成交价:8412万港元香港佳士得2013年秋拍

    李可染1972年作《阳朔碧莲峰》66cm×43cm

    李可染1973年作《花果山》

    李可染1973年作《江山览胜图》

    李可染1973年作《雁荡山图》85cm×54cm

    李可染1975年作《井岗山主峰图》124cm×69cm

    李可染1976年作《漓江胜境图》

    李可染1977年作《水晶宫》

    李可染1977年作《岩泉积翠》

    李可染1977年作《雨中漓江》纸本设色 71.2cm×47.8cm家属藏

    李可染1978年作《长征》180cm×95cm

    李可染1978年作《黄山纪游图》

    李可染1979年作《九华烟云图》

    李可染1979年作《漓江山水》

    李可染1979年作《清漓渔歌》

    李可染1982年作《赏心喜看雨余山》成交价:RMB 3,335,000

    李可染1983年作《苍岩双瀑图》68cm×45.5cm

    李可染1984年作《苍茫烟江夕照中》纸本设色立轴82cm×50cm

    李可染1984年作《雨势骤晴瀑泉喧》67.5cm×45cm

    李可染1985年作《家住崇山茂林》

    李可染1986年作《翠溪人家》137cm×68cm

    李可染1988年作《密林烟树》

    李可染1988年作《水边人家》84.2cm×52.6cm

    李可染1988年作《雨后图》

    李可染1988年作《欲雨欲晴》

    李可染1989年作《山水》

    李可染《桥亭听瀑》

    李可染《人在万点梅花中》69cm×46cm

    李可染《山村飞瀑图》

    李可染《山居图》

    李可染《山水》

    李可染《蜀山春雨》

    李可染《蜀山春雨图》RMB 7,360,000北京保利2012春拍

    李可染《巫山云图》

    李可染《消夏图》

    李可染《杏花春雨江南》



    上一篇:公司顶梁柱失联了?重仓股继续下跌,诺安基金回应蔡嵩松正在休假
    下一篇:YEEZY GAP 太阳镜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