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人物|拜登与普京:“冷战之子”剑拔弩张
梦想彩票 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 首页
  • 产品中心
  • 服务项目
  • 媒体报道
  • 产品中心
  • 新闻资讯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参考人物|拜登与普京:“冷战之子”剑拔弩张
    发布日期:2022-03-30 11:22    点击次数:108

    参考消息网3月2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月26日发表题为《作为冷战的孩子,拜登和普京在新冲突中对峙》的文章,作者系彼得·贝克,文章称,十年后,拜登和普京这两个自认为了解对方的人发现彼此正身处一场撼动世界的冲突的对立面。文章摘编如下:

    据拜登说,他十多年前在莫斯科与弗拉基米尔·普京会面时曾直言不讳。“我在看着你的眼睛,我认为你没有灵魂,”拜登回忆称自己曾这样对那位老克格勃人说。普京笑了。“我们了解彼此,”他说。

    现在,拜登和普京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考验他们对彼此的了解,试图用成千上万人的安危为赌注来揣度对方并意图胜过对方。

    自从约翰·F·肯尼迪和尼基塔·赫鲁晓夫在柏林和古巴问题上剑拔弩张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位美国总统和俄罗斯领导人以如此引人注目的方式对峙过。虽然这两个核国家并未像60年前那样准备好直接开战,但拜登和普京之间的摊牌仍将对世界秩序产生或许数年后仍能感觉到的巨大影响。

    旧秩序VS缺失的新秩序

    拜登2月25日决定对普京本人实施所谓“制裁”,这种针对他本人的方式即使在冷战期间也从未发生过。而就普京来说,他是在试探拜登的魄力,因为眼下俄罗斯人已经断定,美国国内正处在分裂和混乱之中,几乎没有达成共识的空间。

    “他们来自两个不同的星球,很难看到相交之处,”在拜登担任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时的委员会成员弗兰克·洛温斯坦说。拜登相信普京正试图推翻的以规则为基础的体系。“他几乎可以说是旧秩序的化身,”洛温斯坦在谈到这位总统时说,“而普京在某些方面则是新的秩序缺失的化身。”

    过去几周来,拜登与顾问和情报官员们花了大量时间想要弄清楚普京在想什么,以及如何去影响他的盘算——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功。

    当俄罗斯军队聚集在乌克兰边境附近时,拜登试图通过打电话与普京接触,并派出每一位能派出的官员与能够交谈的俄罗斯官员会面,但他的电话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其他的会谈也是如此。

    挑战在于:传统的所谓威慑和外交手段可能不足以让俄罗斯放弃。

    因此,拜登近几周来一直强调与欧洲的相互支持,以重塑在唐纳德·特朗普(特朗普对美国朋友的批评比对普京的批评还多)领导下受损的跨大西洋联盟的团结。

    这一费力的外交工作使得大西洋两岸在2月25日一致决定将目标对准普京本人。  

    拜登是第五位与普京打交道的美国总统,也是第一位在上任时有着在担任参议员和副总统时参与制定对俄政策经验的美国总统。顾问们说,与之前的四位总统——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希望与莫斯科建立更好的关系——不同,拜登从未抱幻想能与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交朋友。

    但他的确渴望建立一种“稳定并可预测的关系”,方法是通过一种照料花园式的策略,对普京给予足够的关注,让他感觉受到了尊重,同时又不浪费时间去开展永远不会奏效的宏大外交。

    去年春天,面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附近集结军队的情况,拜登同意与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而一些顾问对此表示反对,他们担心这等于在奖励这位克里姆林宫领导人。

    如果说拜登低估了对手,普京可能也一样。美国和俄罗斯的分析人士认为,或许是受到去年夏天美国从阿富汗的混乱撤军的影响,普京知道美国无意向乌克兰出兵,而且可能认为拜登也不会用其他方法强烈抵制俄罗斯。

    “像肯尼迪和赫鲁晓夫一样,他们在很多方面是极端对立的,但他们对冷战有着共同的认识,”赫鲁晓夫的曾外孙女、现在美国新学院大学任教的尼娜·赫鲁晓娃说:“我认为他们相互了解。”

    不过,她又说,他们两人可能都误判了,以为相互的熟悉会带来让步,而实际上双方都没有做出对方真正想要的行动。

    零售式政客VS冷静的前特工

    他们都是冷战时期的孩子,是在可能会摧毁地球的美苏冲突的幽灵笼罩下的时代长大、接受教育并结婚的。然而,他们从这场冷战热斗中走出来时却对战争结束的方式持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一个将其作为西方的胜利来庆祝,另一个则将其作为自己国家和人民的灾难来哀悼。

    他们都出身普通家庭,都是各自国家不同体制的产物,但他们的掌权之路迥异。普京从不谈论家人,而拜登几乎总是在谈论他的家人。他们都喜欢展示男子气概,普京有赤膊或与老虎合影的照片,拜登则炫耀自己的肌肉车,并吹嘘他想痛打特朗普。

    拜登有着与俄罗斯官员打交道的悠久历史。1979年,身为参议员的他会见了苏联领导人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当他成为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正是他建议双方“按下重启键”。但在紧张局势升级后,他被指派领导对乌克兰的支持,这使他与普京产生了分歧。

    2011年拜登访问莫斯科时与普京举行了他所说的有争议的会晤,普京当时再次担任总理,但仍然是俄罗斯最高领导人。

    “普京整个过程中都出奇地冷静,但从头到尾又都在争辩,”拜登在回忆录中说。他写道,他告诉普京,他曾努力阻止格鲁吉亚头脑发热的领导人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与莫斯科为敌。

    “我定期与萨卡什维利通电话,我敦促他不要采取挑衅行动,”拜登说。

    普京回答说:“我们知道你在电话中对萨卡什维利都说了什么。”

    不管拜登是否真的在这次会晤中对这位俄罗斯领导人说过后者没有灵魂,或者只是像一些人怀疑的那样为了润色故事而写,关键点在于这位副总统试图将自己与布什的著名说法区别开来,布什说他在与普京首次会面时“能够感受到他的灵魂”。

    时任美国驻俄大使、曾参加拜登与这位俄罗斯领导人会晤的约翰·R·贝尔回忆说,普京出人意料地提议放松两国之间的签证规定,这让美国人措手不及,但除此之外,这“不过是一次乏味的会晤”。

    “我甚至不记得有令人不快的化学反应或身体语言,”他说。但普京没有让人感到热情,他说:“谈话时面无表情。非常冷静的家伙。”这与拜登形成了鲜明对比。“显然,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人,”贝尔说。

    十年后,这两个自认为了解对方的人发现彼此正身处一场撼动世界的冲突的对立面。



    上一篇:大四座 更智能 哈弗 H6 车主盲测体验五菱凯捷 280T
    下一篇:京东康恩贝等投资首都大健康产业基金